女记者练成身价380亿女首富,3年资产翻10倍,砸200亿只为买个和平分手!

摘要: 一个女人的盔甲和软肋。

09-01 15:06 首页 创日报


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她。 

 

她太特殊了,从女记者一路跳到女商人,在充满男性荷尔蒙的地产江湖里撕开了一道口,两次坐实世界女首富。她的脸上始终保持着一种得体的微笑,但对着自己曾经的记者同行,却用毫无商量余地的口气说,“对不起,我不接受任何采访。”

 

所有人看着她把30亿的生意做到了300亿,不到四年翻了十倍,又看着她为了离婚,甩出200亿和30%的股权,买下与前夫的和平分手的结局,号称是商业帝国版图上的最残忍的切割。

 

跟那些杀气很重,斗气很强的房地产老炮儿相比,女人和商人,这两个身份杂糅在一起,她的确太特殊了。她是龙湖地产的掌门人——吴亚军。



绿城宋卫平说:“做品质全国比我们做得好的地产公司最多只有一家半家,这一家呢就是龙湖,吴亚军有男人气魄,又有女人的细腻,我不吝啬把所有溢美之词送给她。”

 

今年吴亚军53岁,还留着披开的长波浪卷发,当她个人事业的成功越来越不容置疑的时候,她仍然独自生活。可在她眼里,这种战争,也许注定单枪匹马。


今天,创哥就来写一写这个白手起家,单打独斗,却能四两拨千斤的女首富。



地产江湖的峨嵋派,

一个指得准,一个炸得狠!


1964年,吴亚军出生在重庆市合川县城,骨血里有重庆人天生的麻辣劲。


吴亚军的童年里都是县城大院的叽叽喳喳的声音,10多户家庭共用一个厨房和厕所,做饭洗澡全都要排队。父母的工作跟房地产根本搭不着边,父亲是供销社普普通通的一名员工,母亲做了一辈子裁缝。


70年代供销社


家境并不富裕,为了培养女儿,夫妻俩经常工作到很晚才回家。吴亚军呢,也没让父母失望,一路从县城重点,杀进全国重点,考进西北工业大学,学的专业相当麻辣,导航工程,研究鱼雷控制系统。


而她后来的丈夫蔡奎,这时候正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研究导弹制导,这对夫妻绝对是“一个指得准,一个炸得狠 ”



学习之外,吴亚军的爱好也是想象不到的麻辣在校篮球队的打了四年前锋,还打出了篮球三级运动员。这在当时,放到哪儿都是宝贝疙瘩。


1984年那会儿,大学毕业还包分配,20岁的吴亚军被分到重庆前卫仪表厂做技术人员。厂长特别爱才,觉得她光做个技术人员根本发挥不出实力,就安排她在厂里的电大当老师,现在还有人喜欢叫她 “小吴老师”。


有一次,厂里引进技术,要与德国方面谈合作。吴亚军毛遂自荐,那天,她回想着母亲教她的手艺,给自己做了件让所有人眼前一亮的旗袍,又摇身一变成了谈吐得体的女翻译。



厂长喜欢的不得了,每个月给吴亚军开了100多的高薪,在当时绝对金领级别待遇。要知道在那个年代里,女孩子能拥有这样一个旱涝保收的铁饭碗,简直能让所有人都嫉妒到喷血。

 

可这时候的吴亚军,虽然距离女首富还有一万步,可她却在摸爬滚打中不知不觉地拥有了为女首富的前提——无比清醒的头脑于是,她摔了这个铁饭碗,辞职了。


 


女记者逆袭成女商人,

用最擅长的低密度住宅撕开市场,

四年吸金300亿!


路要一步一步走,身为一个女人,吴亚军知道论豪赌和厮杀,她赢不了,可论周到和细腻,这帮大老爷们儿谁也赢不过她。


1988年,吴亚军去了《中国市容报》做记者和编辑。当记者,吴亚军并不突出。可就是借助这个平台,她默默地为今后创业织好了各种人脉关系,了解着这个山城的动向与风口。



六年后,她借助报社平台,成立了重庆佳辰经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,正式“下海”经商,做建材生意。然而再一次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,记者和建材生意都是铺垫,吴亚军真正盯上的是——地产江湖!

 

但在隐秘、险诈、凶猛而充满雄性荷尔蒙的,要站稳脚跟,并且竖起一杆大旗,谈何容易?吴亚军却用了三年时间做到了。


1. 第一把利剑——品质。


在当开发商之前,吴亚军自己有一次糟心的购房体验,房屋延迟一年交付,入住之后天然气不通,客厅没有窗户采光差,气的她直拍桌子:如果连最基本的问题都解决不了, 那还谈什么,扯犊子呢?

 

1997年4月,龙湖花园南苑动土,作为龙湖第一个项目,吴亚军把全部心血都压了上去,“任何一个决策都反复推敲讨论,本想第一个项目少犯点错误,结果一不留神居然成了精品”。

 


广告语也充满了这个女掌门人的气质——“善待你的一生”,错落有致的庭院和空中花园,样板区像梦中骑着白马的高富帅一样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。

 

敢溢价,有气质,造梦能力一流,楼盘一面市便成抢手货,市民通宵达旦排队等着放号,买龙湖房子的过程就像艳遇一样刺激。 逼的同行咬牙切齿的吐槽,“吴总那房子卖得比白菜还快!”

 

园林景观和物业服务在国内迅速建立起口碑,“别墅专家”的称号当仁不让。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,1683套房全部销售一空,火到什么地步?中央领导来重庆视察,一定会被带着去龙湖南苑参观。


2. 第二把利剑——细节。


除了楼盘品质过硬,龙湖的物管和服务也藏不住这个女掌门人的细腻、温婉和周到。



每个新项目在开盘前,别人还在想如何造势,这个女人却脑子里敲定着所有细节:客户来了坐什么地方,中午客户饿了,该预备什么样的午餐,甚至连口味都要考虑到。


在龙湖小区,保安夜间巡查,要换穿布鞋,就为了走路声音更轻,不影响业主休息;下雨时候业主忘记关车窗,就会有保安打着伞遮住车窗等业主回来;


每年春天龙湖都会组织老人去登山,了确保老人的安全,出行前的半个月内,负责活动的小组至少要到现场踩点三次,考察路途中有多少个陡坡,预测老人走多长时间会觉得累,现在的旅游团都没这么尽心。



这些细微体贴的服务比任何广告都有效。万科林少洲来到龙湖参观之后,撂下一句话:龙湖这个企业可怕!


3. 第三把利剑——耗得住的耐心。


吴亚军管理企业跟孙疯子这种天生的赌徒不一样,绝对属于特别稳扎稳打的,她邀请闻名国内房产行业的策划人做战略规划,请国内一流的顾问公司做品牌规划,像经营一家百年老店一样打磨龙湖。

 

头脑清醒,加上非常有耐心,不急于扩张,这才开始走出重庆——可以说一下山就是高手。2009年在香港上市后,这个女人只用了三年,就从100多亿元翻到了400多亿元。



很多人把龙湖和万科比,和绿地比,和碧桂园比。但唯独没有想过,龙湖并不想和这些同行比快,他想和同行比的是稳。可以长生不老,练就一番不坏金刚体的“大仙”。



她的胸襟有片海,

女首富的角色演绎的滴水不漏,

可婚姻却容不下她。


多年来,吴亚军一直精心又刻意地打磨着龙湖,也打磨者自己的个性,以至于她的大学同学老感到狐疑:这还是我们大学时候认识的那个姑娘吗?


吴亚军不是铁娘子,反而带着些江湖气质。她坚持刻意消除上司与下属的差别,她跟员工说,你们别老叫我吴总,就叫我吴亚军吧,员工觉得别扭,她就拍着人家肩膀叫“兄弟”,如果发现员工有错,她就一个打电话来:“喂,兄弟,你糊涂了吧?”

她的办公室只有十几平方米,装修也很普通,她没有私人秘书,重要的讲话稿都是自己写;员工论坛里员工可以匿名发表言论,甚至找她吵架。


但只要是触碰到专业和品质上的事情,这个女人又认真的可怕。


她曾经亲自去深圳拜访万科,虚心向王石讨教做房地产的门道,十三年后,龙湖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越了万科。万科成本系统的数据误差在10%左右,而龙湖新的成本系统,误差不超过1%。


她甚至随时可以说出,什么样的土壤适合种什么样的花草,密度多少,怎样搭配出层次,搭配什么花草树木能够既美观又实用,甚至用多少号钢筋。


她也会因为质量问题把一帮大老爷们骂的面红耳赤,一口气发了200多字,用了2个惊叹号:

“刚才看了项目,很失望,建筑不及格,粗陋,门厅很小,本来可以做得精细雅致一点,但从壁纸、线条、灯光来看很潦草,景观无记忆点,这种不讲究我不相信是这个城市人民的审美,也不相信是成本的限制(许多细节是因为水平和不走心)。

不知道政府看了这样的项目还会给你们地吗!这样的团队让我深深的失望!”


吴亚军作为领军人物的角色演绎得几近滴水不漏:原本计划2011年上市的龙湖,将进程提前至2009年;而金融危机期间,各路资本纷纷力挺龙湖,吴亚军的员工说:“她太努力了,你干不好就觉得对不起她。”


2011年,她是女首富;2012年,她又以57亿美元的家产蝉联中国大陆女首富。可同年,她为了离婚,又甩出200亿和30%的股权,买下与前夫的和平分手的结局。



可谁又有资格拿这个女人的婚姻当作笑谈呢,没人知道为了自己的事业她到底闯过了多少关、迈过了多少坎,她依旧是龙湖的掌门人,53岁,独自生活,却神采奕奕。


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她。

当一个人把自己的事业推向极致的过程,

同时也是不断找寻自我的过程。  

她,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了。


< END >

 ? 创哥重磅推荐 ?  

点击图片直接阅读

 后台回复 目录 或点击下列关键词 

获取更多 10W+爆文


王卫的孤傲荷兰小镇 |赔掉内裤

海淘假 |欠债8000万 3年亏100亿

贱卖尸体 负债48亿乔布斯遗产


创日报每天一个颠覆老炮的创业奇葩!


 商务合作  18310916837

 原创转载   mo15510106645


首页 - 创日报 的更多文章: